两岸民国史研究吓坏绿营
标签:
字号:A-A+
摘要:国史馆是中国近现代史的圣殿,因为内有《大溪档案》。 这是蒋介石累积逾40年的机要文件,全档将近30万件。该馆在1995年接管《大溪档案》,编成《蒋中正总统档案》,开放阅览。研

“国史馆”是中国近现代史的圣殿,因为内有《大溪档案》。


这是蒋介石累积逾40年的机要文件,全档将近30万件。该馆在1995年接管《大溪档案》,编成《蒋中正总统档案》,开放阅览。研究中国近代现代史绕不开要研究蒋介石,而要研究蒋介石,必须由《大溪档案》起步。它就这样成为中国近现代史的圣地。而相关研究若没用上来自“蒋档”的“干货”,是要被行家笑话的。

 

《大溪档案》原件年代久远,开放查阅容易损毁,于是馆方对“蒋档”进行全面数位化,调阅档案的读者可直接到馆内电脑上查文件,轻松便利。“蒋档”外,馆方又继续数位化来自各方的大批珍贵史料,包括国民政府皇皇官书、资源委员会中英合璧的手写公文、陈诚家藏的《石叟档案》、阎锡山的函札密电……每一件都是精心保存数十年的原始电文和手书报告。它们灿若紫珠、浩如烟海,展开来就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。笔者坐在“国史馆”的电脑前,总要兴起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之慨。

 

“国史馆”公开档案之前,两岸的近现代史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如同瞎子摸象,许多关键史事只能推测猜想。笔者在2008年首次利用该馆,那时电脑阅览室在台北市郊,虽然路途遥远,但是阅览室读者爆满。在2010年,阅览室迁到交通便捷的台北市中心,读者更多了。只要亲自到馆操作电脑,就能与历史面对面接触,真是历史研究最剌激的一刻。

 

阅览室里的读者大多是大陆同胞,台湾本地着魔于本土化,十数年来毁弃历史,因此在馆内查档的本地读者反而很有限。在警卫室换证,一大叠大陆同胞往来台湾通行证,本地身份证寥寥可数。从大陆到台北查档旅途遥远,行程匆促,查档技术也难免生涩。幸而馆内服务人员古道热肠,对于每一位读者都是亲切指导,不厌其烦,甚至亲自帮忙检索,以免远道而来的读者向隅而归。面对完全找错方向的读者,也要想方设法让他们带点“干货”回家。

 

“台独”群体的绿色史观非常狭獈,对“国史馆”的期待只是证实蒋介石为“二二八”元凶,证实国民党是残民以逞的“外来政权”,以此为自己的意识形态增添合法性。陈水扁执政时,馆长换成绿色史观的急先锋张炎宪,想方设法运用“国史馆”资源建构绿色新史,只是史料无情,由档案中发掘出来的史料很不利于绿营的历史记忆,重挫了绿营的台湾史论述。而开放供公众阅览的“蒋档”,又使两岸的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突飞猛进,百家争鸣。绿营恼火不已,便在第二次执政时索性把这个“宝藏库”冻结起来。
文章来源:多盈娱乐平台=http://www.3xky.com/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6-11-29 16:42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